片仔癀靠“特许”带货能走多远?

  A股上市公司中,以独特的明星产品“打天下”的公司不在少数,这些公司不仅打出了天下,还在各自的领域成了领头羊。

  以中药细分领域来讲,东阿阿胶以“滋阴补血”功效著称,补血品牌中提及率多年维持第一,长期攫取高额利润。1996年上市以来阿胶产品毛利率绝大多数年份维持在50%以上,各别年份达到70%以上,净利率更是长达十年维持在20%以上,多数年份在30%上下。

  百年历史云南白药同样妇孺皆知,其品牌产品涉猎多个领域,涵盖药品及医疗器械、药材及养生、大健康以及茶品等领域,产品种类更是数不胜数,云南白药止痛膏、口服液、喷剂等众多产品受到消费者欢迎,近几年上市的“云南白药牙膏”更是受到各大商场青睐。知名品牌带来高附加值,与阿胶一样,云南白药多年来自制产品毛利率高达60%以上。

  漳州市国资委实控企业片仔癀(600436.SH)背靠中药材天然麝香的“特许使用权”打造的爆款产品肝病用药“片仔癀”,成为了公司利润的主要支撑和业绩增长动力。2018年片仔癀系列药收入17.97亿元,产生利润14.92亿元,单款产品为公司贡献利润占比73.78%,药品毛利率高达83%。

  上述企业不管是背靠品牌知名度还是药材特许使用权都打造出了爆款产品,树立起较高的行业壁垒,长期获取着高额利润,市场也因此给了更高的估值。截止2020年1月17日收盘,片仔癀市值744亿元,位居A股中药上市公司市值第二,仅次于云南白药,动态市盈率高达50倍,估值水平最高。

  事实上,对于这些依靠品牌和药材特许使用权打造出爆款产品的企业来讲,最致命的就是爆款产品疗效被证伪。由于我国中成药在审批的时候并不需要大样本临床试验,产生的结果就是中成药的功效不能得到验证。

  片仔癀业务包括医药商业和医药工业两块。医药商业主要是药品的批发销售,长期以来收入占比最高,但是贡献利润最低,只占到利润的10%左右。医药工业主要是自制中药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医药工业中肝病用药占营收的37%上下,却贡献利润比例在70%以上。肝病用药是公司的核心利润来源。

  肝病用药主要是指片仔癀系列药品,包括片仔癀、片仔癀胶囊、复方片仔癀软膏、复方片仔癀含片等片仔癀系列产品,药品适用于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痈疽疔疮,无名肿毒,跌打损伤及各种炎症。

  片仔癀系列产品是公司的核心利润来源,也是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动力。2016-2018年片仔癀肝病用药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3.61亿元、17.97亿元,同比增长27%、35.6%、32%,同期肝病用药毛利率分别高达87%、86.48%、83.02%。

  片仔癀系列药品之所以长期具备较强盈利能力并成为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主要原因是片仔癀系列药品对天然麝香的特许使用权。2005年,国家有关部门为保护野生麝资源,仅准许片仔癀等少数几个传统名牌中药品种继续使用天然麝香,其他需使用麝香的药物均以人工麝香代替,并在产品的主要成分中标明“人工麝香”标识,片仔癀对天然麝香的特许使用权增强了片仔癀稀缺和名贵程度,同时带给其高附加值。

  事实上,市面上治疗肝炎的药物包括西药和中成药多种药物。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肝病用药市场规模约700亿元,主要由化学药品主导,2016年化学药在肝病用药市场占比约85%,中成药占比约14%,生化制品占比仅约1%。按照片仔癀2018年肝病用药销售收入计算,其市场占有率仅为2.56%。

  片仔癀系列药物只是治疗肝炎药物中的一种,市场占有率较低,目前还在推广中,并且肝病用药市场由化药主导,片仔癀其作为公司核心利润来源的药品未免显得有点单一。

  中药企业最致命的是主打产品疗效被证伪,2018年国家卫计委“全国卫生12320”卫生公益热线官方微博在发布的一则标题为“过年不值得买之阿胶”的微博中将阿胶称为“水煮驴皮”,质疑其补血功能。从驴皮作为阿胶原料来看,其主要成分为胶原蛋白,难免引起众多消费者对其补血、止血、安胎、抗疲劳等功能的质疑。

  核心产品被质疑,东阿阿胶股价在2017年6月创出新高后持续下跌,销售收入也出现加速下滑趋势,2018年东阿阿胶营收同比下降0.46%,2019年前三季度销售收入同比下降35.45%。

  事实上,我国中成药在审批的时候并不需要大样本临床试验,保健食品注册程序更是简单,就直接导致中成药的疗效性不能得到验证。

  片仔癀被作为保健和治疗双重功效的中药,其主要成分是牛黄、三七、麝香、蛇胆,其中麝香有活血散结、止痛消肿的作用,蛇胆有祛风除湿、清凉明目的作用。理论上片仔癀含有这四种主要的中药材成分,共同构成治疗肝炎药理作用,但事实上片仔癀对于肝炎疗效情况如何并没有确切的临床数据支撑。

  事实上,片仔癀传统保密配方一直沿用至今,公司在片仔癀系列药品中研发投入很低。2018年片仔癀、片仔癀胶囊研发投入仅3054万元,占肝病用药销售收入的1.7%,占总营业收入仅0.64%,相对可比公司哈药股份、同仁堂、葵花药业、中新药业的研发支出要低得多。

  背靠“国家一级中药保护品种”、“第一批中华老字号企业”、“制作工艺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等多种称号,获得多个相关部门潜在背书,赢得消费者信赖。同时,作为少数几个可以使用天然麝香的企业之一,更是凸显了片仔癀的稀缺性。

  品牌背书和稀缺性给片仔癀带来了极高的附加值,目前片仔癀(锭剂)一粒装,3克/粒,市场售价高达530元,片仔癀系列药品毛利率长期维持在80%以上。

  缺乏大规模临床试验数据却依靠品牌的力量长期攫取高额利润,对于保健品和中成药来讲潜在的巨大风险就是产品功效被证伪。

  事实上,缺乏大规模临床数据支撑不仅仅是片仔癀存在的问题,这是整个中药行业存在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第三十条规定“生产符合国家规定条件的来源于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在申请药品批准文号时,可以仅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

  古代经典名方,是指至今仍广泛应用、疗效确切、具有明显特色与优势的古代中医典籍所记载的方剂,具体目录由国务院中医药主管部门会同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制定,目前经典名方目录尚在编制中。

  也就是说,中国国内的传统中药在法律的支持下将不再需要通过人体安全性和有效性临床试验,传统中药药企只要拿得出“古代经典名方”作为依据即可生产上市。

  关于中成药需不需要大规模临床试验是业内人士争论不休的话题,核心的问题就是中成药药效如何得到实证。片仔癀针对肝炎的治疗效果缺乏大规模的临床试验数据支持,单单依靠天然麝香特许使用权、传统绝密配方以及品牌知名度就要在肝炎用药市场占据重要席位并长期支撑业绩增长似乎站不住脚。

  在中成药药效难以得到实证的背景下,依靠一款产品“打出天下”的中药企业到底能走多远,是众多投资者需要思考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